日本宣教事

《歷史篇》

曾經有過的「信仰復興」與「信仰迫害」
1549年耶穌會的天主傳道士聖方濟·沙勿略(拉丁語:Franciscus Xaverius)已經抵達日本南部九州的鹿兒島展開宣教。1585年日本教會快速成長,信徒人口增加為15萬人,但由於天主教的擴張引起傳統的佛教與神道教反對,2年後,當時的豐田秀吉將軍下令禁止傳教,除了宣布為邪教外還驅逐傳教士。1597年開始大舉搜捕信徒,並在長崎處死26人為第一波的天主教殉道者。即使如此,估計17世紀初,日本信徒應該已經達到70萬人。1612年德川家康將軍更加迫害基督徒,用殘忍的酷刑逼死信徒退出教會。1637年有4萬名信徒在九州南部島嶼聯合發動「島原之亂」。德川幕府藉機徹底剷除基督教,當時估計約有6000人殉道以及28000人退出教會。(2016年上映的電影「沉默」,就是在描述17世紀初的對基督徒的迫害)。1640年日本禁止外國人進入與本國人出國的「鎖國政策」,在日本政府的鼓勵下更多神社興建,為了淡化基督教的影響力。1868年明治維新後,政府重新允許基督教傳播,但規定大日本帝國以神道教為國教。1873年,在外國的抗議下日本政府終於解除基督教傳佈禁令,但日本國民對基督教仍然產生抗拒。直到1895年,日本政府解除鎖國政策,基督教正式再次傳入日本。 1941年,再度爆發大規模的教會迫害,70名牧師被殺。後來軍國政府成立日本基督教團,其他教會全面瓦解。日本基督教團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竟與軍國政府站在同一陣線,並協助國家政策幫忙推動戰爭進行。針對此事,日本基督教團於1967年復活節主日時發表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下的日本基督教團的責任告白」。其中清楚指出「本該作為『世上的光與鹽』的教會不應該與當時的戰爭站在同一立場。反之,更因為愛國應該做出屬於基督徒的良心判斷。而非支持祖國的立場。此一告白中,明確地為當時以教團的名義承認並支持戰爭,為國家打勝仗而禱告並呼籲教徒們一起代禱的事實,為並未堅守『守門人』使命而深深悔改,並請求世界各國,特別是亞洲各國教會弟兄姊妹們的饒恕」。 1947年制定的日本國憲法,完全保障宗教自由,日本逾四百年打壓基督教傳播的政策才正式終止。1968年日本福音同盟成立。2010年日本基督徒人口仍少於0.43%。2018年NHK調查結果指出,即使加入天主教以及自稱基督教的信仰人數,日本的「基督徒教徒」人數仍不到1%,被稱為「福音的硬土」。一般說來,日本基督徒的人口數,推測應只有0.43%,聚會人數大約是總人口數的0.22% ,其中天主教徒大約超過一半。
japan map
0 +million
日本人口
0 %
未聽聞福音人數 Never heard Gospel

《文化篇1》

了解日本現代社會現象,可以從「繭居族」「孤獨死」「霸凌」與「自殺」這幾個詞來切入。繭居族(引きこもり/HIKIKOMORI),意指待在家裡半年以上,不工作、不上學也不社交,與外界全然隔絕的人。筑波大學的教授2019年提出,繭居族如果繼續增加,將會超過1000萬人,為日本的這一社會現象敲響警鐘。 孤獨死(こどくし/KODOKUSHI)意旨獨居者在自家過世後,由於鮮于與外界和家人互動,經過一段時間才被發現的事件。 此一名詞已經成了日本社會不可忽視的現象,隨著超高齡少子化現象的普遍化,在日本內閣府發表的資料中提到,光是東京都23區每年就有超過3000位65歲以上的長輩是一個人在家裡孤單死去。這個數字比10年前整整上升了1倍以上。不算長輩,離世超過2天以上卻沒被任何人發現的孤獨死的案例,日本全國每年有超過2萬8000件以上。 霸凌(いじめ/YIJIME),據統計,在日本有1/4的孩童都曾經遭受過霸凌。不同於其他國家的肢體霸凌,日本則是用忽視,排擠等方式來霸凌。近年來的網路霸凌現象也增多。網路霸凌而自殺的現象也頻繁發生。 自殺(じさつ/JISATSU)2019年自殺人口。1万9959人。從1998年以來每年都是G7的Top1。近年一些知名人士的自殺,為日本社會帶來諸多負面的影響。 這幾個詞,都是普遍存在於日本社會的現象。從這些現象可以看到日本人在面對問題時的處理方法。這些都是因著經濟高度成長後極度重視效率、群體主義所帶來的負面效應,以及日本民族過度認真與靠自己力量而產生的結果。不論是霸凌或是自殺事件頻繁發生,也正凸顯了日本人不認識真神,在遇到困難時,只能靠自己方式來加以解決的現象,讓我們更多為日本人得救信主來禱告。  

《文化篇2》

為何日本人難以相信福音?

日本人的宗教主要以神道教與佛教為主,並融合了對大自然的崇拜。日本人自古就以稻作農耕與漁業為生,生活型態與大自然息息相關。在領受豐富資源祝福的同時,也因為日照長短或颱風的影響感受到來自大自然的威脅。因此,日本人認為所有的自然萬物都被某個神明掌管,日文的「八百万の神」(YAOYOROZU NO KAMI)一詞正是體現了日本人的泛神論,對大自然又敬又畏的實際樣貌。

雖然1549年耶穌會的天主傳道士聖方濟沙勿略就到達日本九州的鹿兒島開始傳福音,但日本基督徒的百分比現在仍然不到百分之1。許多原創自日本的新宗教,從19世紀末期後接二連三的出現,估計至少有數千個像是靈友會,天理教,PL教團等被稱為「新興宗教」〔New Religion〕的團體。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出現更多新的宗教團體,這些宗教則被稱為「新新宗教」〔New New Religion〕。像是1995年在東京地鐵釋放沙林毒氣的「奧姆真理教」就是屬於此類。

日本人為何難以相信福音?除了以上所述,因為「1泛神信仰」,缺乏單一真神的概念以外,「2群體意識」,也是影響日本人相信福音的重要原因之一。多數日本人自認是神道教或佛教徒,並認為基督信仰屬於外來的西方宗教,因此許多人不願離群索居,也很難下定決心接受信仰。而屬於大群體中少數的基督徒,為了要維持信仰也有許多壓力。此外,也有牧者提出,屬世的「3黑暗權勢」,覆蓋了日本人的眼睛,阻礙日本人認識真神。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所實行,像是參拜神社,參與祭典等活動,雖然大多數的日本人認為那只是維持傳統文化的行為,但其實卻是與黑暗權勢打交道而不自知。除此之外,因著17世紀初的禁教令,許多信徒受迫害而殉道,這些「4歷史情結」在人們心中留下陰影,而對基督教產生隔閡,這也是影響日本人相信福音的一大原因。此外,由於在日本實在有太多的宗教與異端,導致日本教會更加保守與謹慎,不同教派彼此防衛並涇渭分明,難以同工。在思考難以向日本人傳福音時,「5教會關係」也是不可排除的一大因素。目前許多日本教會都面臨「6缺乏工人」的狀態。伴隨著日本社會超高年齡化的現象,半數以上的牧者都超過70歲,而50歲以下的牧者只有不到1/10。日本的教會中,有30%的教會已經呈現沒有牧者牧會的「無牧教會」狀態,預估這樣的現象將會更加嚴峻。在日本基本上大多數信徒幾乎只能勉強出席主日聚會,牧師們雖然努力傳福音,但往往心有餘而力不足。此外,據統計在海外信主的日本人,比在日本信主的日本人,數目超過30倍之多。但是當這些基督徒們,回到日本後,卻因為教會文化或是以上的因素,有80%以上都難以在日本持續維持信仰,而夭折。這些「7其他因素」,也都影響了日本人基督徒比率難以突破關鍵的1%。請持續在禱告中,繼續守望日本。

POLITIC

日本現在仍有天皇,但天皇僅為精神領袖並無政治實權,由以內閣總理大臣為首的內閣以及國會(包含眾議院及參議院)主掌政治,目前最大黨為自由民主黨。雖然日本施行民主制度,但大部分的人對政治不感興趣,近年投票率僅約50%左右。

ECONOMY

雖然日本在泡沫經濟崩壞後經濟持續低成長,但始終給人經濟富裕的印象。然而近年來因著雇傭型態改變使非正職員工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及日幣貶值導致物價上漲等問題,不少人因此落入貧困狀態,造成貧富差距的擴大。

EDUCATION

日本因受儒教文化的影響,重視學習,但也因著學歷(特別是學校的好壞)會影響到評價,升學考試競爭十分激烈,也因此補習班盛行。因教育水準影響未來出路,造成貧富差距增大的惡性循環。另外日本有著大學期間(通常為大三)即展開就職活動取得畢業後工作的特殊文化。

RELIGION

日本的宗教以神道教和佛教為主,並且融合了大自然的崇拜,認為萬物皆為神明(八百萬之神)。16世紀時曾因西方宣教士至日本宣教而基督徒人數大幅增長,但江戶幕府時期禁教並嚴重迫害基督徒。雖然解除鎖國後基督教重新藉由宣教士傳入日本,但現今日本基督徒比例推測只有0.43%。

見證故事

日本宣教旅程
japan-mission-street
日本宣教見證
japan-mission-praying
日本石卷短宣隊全記錄
石卷中央教會 - 黃家琦宣教士

我要如何參與日本的宣教計畫?
How can I be a part of missions in Japan?